现在位置:炎陵新闻 > 文化 > 注册就送20元可提现 悦读分享叶至善||读了《倒影集》

注册就送20元可提现 悦读分享叶至善||读了《倒影集》

2020-01-11 15:01:05 来源:炎陵新闻 点击:616

注册就送20元可提现 悦读分享叶至善||读了《倒影集》

注册就送20元可提现,杨绛:1911年7月17日生于北京,本名杨季康,江苏无锡人,中国著名的作家,戏剧家、翻译家。

杨绛通晓英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,由她翻译的《唐·吉诃德》被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,到2014年已累计发行70多万册;她早年创作的剧本《称心如意》,被搬上舞台长达六十多年,2014年还在公演;杨绛93岁出版散文随笔《我们仨》,风靡海内外,再版达一百多万册,96岁成出版哲理散文集《走到人生边上》,102岁出版250万字的《杨绛文集》八卷。

读了杨绛《倒影集》,禁不住要写一封信致《倒影集》作者

读完了杨绛同志的五个小故事,我翻到前面重读她的《致读者》——这篇书信体的作者自序。婉约的语言,恳切的态度,使我觉得应该给作者回一封信,谢谢她的作品给我的愉悦。在回信之前,请允许我把杨绛同志的原信抄下来。

敬爱的读者:

我希望这几个小故事,能在您繁忙之余,供您片刻的消遣,让您养养心、歇歇力,再抖擞精神投入工作。这就是我最卑微的愿望。假如您看完后,觉得还有点儿意思,时间消耗得不算无谓,那就是我更高的愿望。

故事里的人物和情节,都是旧社会的。在我们的新时代,从前的风俗习尚,已陈旧得陌生,或许因为陌生而变得新奇了;当时见惯不怪的事,现在也会显得岂有此理而使您嘻笑、使您怒骂。这里收集的几个故事,好比是夕照中偶尔落入溪流的几幅倒影,所以称为《倒影集》。

这些稿子还藏在抽屉里的时候,我曾给柯灵同志看过一部分。他督促我发表。我常记起《小癞子》里引的一句话:“一本书不论多糟,总有些好处。”那句话在这里未必适用,可是我仍然用它作为出版的借口。

杨绛 一九八○年六月

尊敬的作者:

在工作的隙缝中,我读完了您的五个小故事,真如您说的那样,养了养心,歇了歇力。可是我并不存借此消遣之心。您的故事虽小,看得出来是当作一回事儿认真写的,我不敢怠慢,不能不当作一回事儿认真阅读。阅读完了一点儿不后悔,并没有把时间无谓地消耗了的感觉。因为每读完一篇,故事里的人物和情节总萦绕在我心头,逼着我非得合上书本想一会儿不可。我说的是实话,不知道能否满足您的“更高的愿望”。如果我是个作者的话,能够达到这一步就感到非常满足了。

在合上书本的时候,我想了些什么呢?故事都发生在旧社会里,人物和情节都陈旧了,对咱们来说,应该越来越感到生疏。可惜事实并非完全如此,有些人物,有些情节,还化了装改了样出现在咱们周围,咱们也见惯不怪。第二篇故事中的那位不占便宜不肯罢休的“玉人”,咱们跟她不是似曾相识吗?——当然不再以房东少奶奶的身分出现了。还有那位敢于跟她针锋相对的“田师每”,死死地保住一家的利益,这样能干的讲求实际的正派人,咱们见得更多了。至于郝志杰那样的小喜剧,回忆中的美好的憧憬,一旦重现却满不是那么回事,恐怕无论多少年后还是会有。所以我读到房东太太的苏州语音,就料定她就是郝志杰年轻时候邂逅的那位“玉人”——苏州小姐刘枚枚。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有滋有味地把这个故事一口气读完。

第一篇故事引起我类似的想法。住在那个与世隔绝的研究所大院里的太太们多么忙碌呀,我请你吃饭,你邀我喝茶,跟你计算她,她跟你议论我,无非想方设法,要在比清水还淡的生活中加点儿佐料。她们闲得无聊,当然,这一点她们是不肯承认的。在她们看来,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跟她们一样,也闲得无聊——这是用咱们的话来说。谁要是不愿意跟着她们无聊,象故事中的陈倩那样,就会成为“大笑话”,在她们中间无法生活下去。当然还是走开为妙,读到陈倩坐上火车,擦干眼泪,我真代她庆幸,那样的太太们现在是不会有了,这儿倒用得着“皮之不存,毛将安傅”的古话,现在根本不存在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了。但是闲得无聊的人还是屡见不鲜。在那些人的眼睛里,世界上没有一个正经想干点儿事业的人。他们自己在混,以为别人也无非在混。

第三篇《鬼》,我读了感到憋气。故事里的贞姑娘当然是值得同情的。她被哥嫂卖到王家当小老婆,王家上上下下都冷落她,连那位少爷也对她毫无情意。在这样的处境中她才泼出性命来干了一次越轨行动,难道还不应该得到读者的谅解吗?可是过后她怕得要死,一切都逆来顺受,任人摆布,我读了很不痛快。还有点儿不解气,因为她的这次越轨行动反倒成全了王家继承香烟的宿愿。对贞姑娘那样受侮辱受损害的妇女,我知道的实在太少,因而不十分理解她们的被压抑的心情。

对第四篇《事业》,我是这样理解的:默先生一心办学校,受到学生们普遍的尊敬。可是在她的学生中间,恐怕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她。她也未必了解她自己,只因为是母亲留下来的“事业”,不管遇到什么逆境,她都得坚持把学校办下去。我认为一个人能这样做,就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。还有一件使我高兴的事,这位默先生跟文艺作品中常见的老小姐很不相同,她不怪癖,不固执,不挑剔,但是她决不放松她自己定下的生活准则。象默先生这样的老人,我在生活中见过,而且不是个别的,有的现在还健在,她们能捱过那“史无前例”的十年可真不容易。默先生是不是还活着呢?那无休无止的斗争大会,她怎么应付得过来呢?造反派肯定会责问她:“在旧社会里办学校,你为哪个阶级效劳!”默先生只好默不作声,低头认罪。但愿她没有受到太过分的折磨。

尊敬的作者,您一定早在发笑了:“胡诌了些什么呀!在写的时候,我何曾这样想过。”这个我懂得。一篇作品会使读者产生什么想法,作者是无法预料的。如果真有所谓“创作意图”的话,读者的理解决不会完全符合作者的“创作意图”,超过者有之,不及者有之,还有我这样不知想到哪几去了的。而读了您的故事集,我最大的欢愉也就在这儿,就在您的故事引起了我漫无边际的遐想。

不过有一点我是拿得准的,跟您的想法肯定完全符合。那是在读到您为《璐璐,不用愁!》写的小序的时候,我不禁怀念起朱自清先生来。朱先生对后辈总是那么宽厚,奖掖得多,从不责备求全。当然,您的作品是应该受到赞赏的。我认为凡是能引起读者想一想的,都应该说是好作品,都应该得到公之于世的权利。

您的读者叶至善 一九八二年七月

主编:宋峸 || 本期责编:小悦君

愿意加入一起悦读微群交流的朋友

欢迎添加小编微号15300077378

并请标注”微群“

一起悦读俱乐部

id:readtogether

快乐阅读 | 共同阅读 | 分享阅读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六号华亭嘉园a-1f

投稿 | 合作 | 加入我们:

17read@sina.com

热线:400-026-026-4

威廉希尔投注网址

4人合砍120分!加时赛18比4!热火神奇逆转 本赛季最强黑马?